空野酒乱

别骂我,我是抖M|・ω・`)

橙绿女孩们辛苦了!!!!!!!!天啊截止的那一刻要哭了!!!!!!!!!!!!!

p2的字是如日方升
一块清澈的石头

【同居三十题/北大仓】14.什么都不想干只想搂着你睡午觉

※写完感觉好像和午睡没多大关系...流水账  严重OOC  有演员梗  HE

※同居三十题/14.午睡

1.

    顾顺和李懂大中午的吵架了。俗话说床头吵架床尾和,当顾顺带着那个意思摸过去的时候,没想到李懂气还没消,反手就给了他一拳头。

    李懂把被子全卷过来并表示:“滚开,我睡觉了。”

    顾顺眨眨眼,最后还是听话的滚蛋去睡沙发了。

2.

    顾顺认为顾小顺不顺的原因有两点。

    一是时差问题,李懂退伍做了高中老师,生活规矩有序,他却是天天大夜班,晚八早八熬的像条狗。他回来的时候李懂早就上班了,他走的时候李懂还没下晚自习。只有午休时间才能搂搂小男朋友一起睡个觉,而且往往是睡前见了一面,再醒的时候李懂早就回学校上课了。

    二是因为李懂怎么都改不了的“臭毛病”,每当顾顺在午休时间想借小顺解一把相思之愁的时候,都会被李懂花式拒绝。顾顺坚持认为李懂就是害羞,多来两次就适应了。不幸的是,几次之后,李懂没能适应午间运动,顾顺先适应李懂的暴力手段了。

    李懂黑着脸和顾顺讲,午间运动是超纲教学,是课业负担,严重影响工作和生活。并婉转却坚定的表示,这种事,晚上行,中午免谈。

    晚上,晚上他顾顺在做什么?整个城市有一半人在开车的时候,他听着高中小姑娘哭哭啼啼讲被偷手机的过程,一边做笔录一边婉转的表示,你放心,找不回来的,趁早买新的吧。当整个城市一半人开完车的时候,他顾顺推着同事的破自行车在下片儿巡逻。

    晚上个屁,这让他谈哪家子的恋爱,可去他妈的大夜班吧。

3.

    李懂的“臭毛病”是必须午睡。

    到点就困,一困就翻白眼,用不了几秒就能着。从前在部队里,李懂出任务的时候还算好,紧张起来就不犯,没辙的是日常训练。只要队长不注意,几双眼睛就直勾勾的围观李懂的准时犯困,每天解锁李懂午睡新姿势,几个人好像疯人院出来的张大嘴做着哈哈哈哈的动作却能不出声,这么多年下来天天都能笑出来并且没有憋出内伤,这是顾顺觉得这几个人最神奇的地方。

    顾顺是笑不出来的。

    追溯渊源要讲到他俩刚认识那会儿,那时候蛟龙一队执行完撤侨任务伤势惨重,六个大老爷们都耗人卫生队里养伤。一开始都还正经,闲的时间太长了就那插科打诨的内容简直没耳朵听。顾·蛟龙第一拽·顺表示从前胆大技高受伤少,这种场面不习惯不能忍,第二天就列了几十个不能待在卫生队的理由,一得到批准连拐都没拿,大中午的就拖着一条绑着绷带的腿一蹦一蹦回宿舍了。

    就在他天真的以为他的小观察员会放下冷漠对他进行关爱和问候并留给他一个潇洒地装逼的机会的时候,李懂面无表情地进门,换衣服,关灯,上上铺,抖开被,没了动静。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

    顾顺:???

    他用那条没受伤的大长腿顶李懂的床板子,李懂从上铺探出个头来,一双白眼在黑不溜秋的环境里翻的格外渗人。

    “星哥.....自己玩去....我要.....睡觉....”

    顾顺:??????

    顾顺被李懂的白眼吓得不轻,定定神又扒着上铺的床沿想探头瞅瞅李懂。

    屋里关了灯,只有走廊洒进来薄薄的一层光,衬着李懂稍带稚气的脸,厚唇微微张开,他呼吸平缓,手还轻轻抓着被沿。

    平常一脸冷漠,睡起来还挺可爱的。顾顺笑了,轻轻撒了手,回铺位盯着李懂的床板不知道想了什么。

4.  

    顾顺对着单位大厅的镜子看自己被李懂打青了的嘴角,几次尝试用抿嘴遮盖,怎么都觉得自己宛如一头傻逼,好歹当初都是单兵格斗的好手,李懂对他真的算温柔了。

    换他班的小年轻欠儿了吧唧的说:“嚯,你们东北汉子也粑耳朵的嘛,没想到啊。”顾顺削他后脑勺,心想,你怕是对我有什么误解,我就是乐意挨他揍又能怎么地。

    顾顺回家晚了,他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李懂准时犯困的时间,他伏在沙发上已经着了。顾顺轻手轻脚的蹭进厨房又退了回来。以他面对李懂的时候少的只剩指甲盖那么多的智商判断,李懂在装睡。

    为什么装睡呢,顾顺从锅里呈出来还温乎着的饭菜,盘腿坐在沙发前,对着李懂的脸,一边就着李懂的颜吃饭一边思考,为什么呢,为什么装睡呢。

    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不,不是。是生他气不想见他?这个有可能,那是因为他今天回来晚了?因为他昨天中午想那啥?因为昨天吵架?哦对啊吵架,他俩吵架来着,已经快一天没说过话了。

    完了,李懂又要和他冷战。按以往经验来说,一旦他俩爆发冷战,持续时间长短全看李懂心情。顾顺不敢睡床,只能委屈兮兮的躺到沙发另一头,两条大长腿没地方放还垂在地上,迷迷糊糊感觉到李懂起来给他盖被,安心的睡了。

5.

    被李懂冷的第一天,顾顺接到杨队的电话,杨锐表示,他们大队和顾顺在的那边太远了,找不到够硬的关系,没办法调节排班,趁早辞了吧。徐宏又接着讲,别等安置办了,等他们给你安排到哪个厂子里,你都能直接吃劳保了。

    被李懂冷的第二天,顾顺收到全能陆大夫的微信:顺砸,汽车修理厂考虑怎么样了啊。

    顾顺回他:就你,我,加上你诊所那俩只会损人的小护士,我觉得不行。

    被李懂冷的第三天,顾顺收到天线宝宝的微信:顺哥,修车不行,你跟我做IT来不。

    顾顺回他:我要有那个学历我早找着像样儿的工作了,我觉得不行。

    被李懂冷的第四天,顾顺收到李老师什么都懂的微信:你今天楼底下转悠什么呢,上楼,咱俩解决问题。

    顾顺日常觉得自己宛如一头傻逼,他忘了今天是周日,李懂休息。南北通的屋子开了窗,五月的暖风穿堂而过,李懂就穿了件白T和短裤,抱膝坐在沙发一头。

    他头沉的低低的:“我想过了,我周二周四下午都没课,你要愿意中午做就做,我吧......之前......确实.....”

    “没事了,我把班儿辞了。”顾顺咧嘴想笑。

    “啊,为什么辞了啊?”李懂抬起头,脸还有点红。

    “因为比起上班,我更想谈恋爱。”顾顺一手搭上李懂的肩,一手扣住了李懂后脑勺。楼下花坛的月季开花了,风把甜腻的花香带进这间小屋,又带走李懂顺着人鱼线滚下的汗珠。

6.

    顾顺终于能抱着李懂睡床了。大中午的,李懂又是到点犯困,眼睛已经快眯上了,突然想起来什么事。他翻身压在顾顺上面:“问题没解决完呢,这几天你怎么都回来这么晚。”

    “我下班出去找工作去了,不过很遗憾,我去过的地方都错过了一个未来的人才。”

    “那你以后准备干什么啊,我还没考编,养不起你。”

    “这不今天第一天上班,干你。”

    “滚蛋,说正经的。”

    “我觉得石头和佟莉他俩那个连锁快餐店比那三位都靠谱,技术和机器都是总部的,实际操作不是很难,你的退伍费留着过日子,我的拿出来干这个。”

    “那吵架那件事你还提吗。”

    “不提了不提了,哪能受点挫折就往回看啊。”

    李懂困得撑不住就伏在顾顺胸前睡了,顾顺又想起来当年他扒着床沿看的那一眼,突然觉得上天还是很优待他的,不是吗。

    END.

 

 

【咕咚24h/18:00】如果在一个普通的部队里就好了

脑补帝李懂的内心活动

流水账,严重OOC

小透明第一次发文求轻喷

 

    李懂表面是个正经人。严谨认真,还透着一点可爱,大家都不敢跟他说重话,连队长杨锐想批评一句,也得放软了语气心里才好受。

    没人知道的是,李懂是个脑补帝。

    李懂在狙击手集训营里的时候就时常幻想着,如果他在一个普通的部队里就好了。

    早起被班长吼醒,听到集合号的时候还没有系好扣子,扣上帽子就匆忙跑到操场集合上早操,可能被检查仪表的教官拎出来一顿胖揍,也可能听到早点名连长对他们的表扬,尽管听来听去都是那几句话,还是能让人精神抖擞。

    而不是现在,两个手臂上坠着水桶,静止瞄准,还要听教官突然发出的命令打靶。

    “李懂,静止瞄准加一小时。”

    明明旁边比他成绩差的都算合格了!他内心的小人疯狂的甩着两个水桶,却甩出来一滩苦水,只好自己安慰自己,顾顺也是从这儿走过来的,挺过去就好了。

    李懂第不知道第几次幻想到,如果他在一个普通的部队里就好了。

    每天要操练的只是那几项,有点苦但不至于搭上性命,运气好还能选上国旗手,仪仗队,他入伍之前就觉得阅兵时候的正步非常帅。而不像特种部队,执行最难最艰苦的任务,很多时候都要受伤,有时候会出现牺牲,大部分还要保密,很少人目睹他们的威风。

    不,其实他不是那么喜欢威风,每次完成任务时候的成就感和自豪感,不就是普通的队伍体会不到的吗。

    “又是你!李懂!集中注意力!”魔鬼教官的吼声一下把他拉回现实。

    脸上的虫又多了两只,吸着他的血,痒,疼,麻,手套已经汗湿了,还要稳稳举着枪防止摞在上面的子弹掉落。虫子虽然恶心,万一哪只就是之前吸过顾顺的血的呢,吸吧,吸我的血吧,我不怕你啊。

    李懂一半大脑留在训练上,另一半大脑第不知道几次幻想到,如果他和顾顺同在一个普通的部队里就好了。

    一三五的课外时间是集体活动,听那些又红又专的讲座的时候可以悄悄走神去看顾顺,说不定还会和他撞一下眼神再双双装作认真听讲而后在内心红红脸。二四六的课外时间是自由活动,大家都喜欢去打篮球,依着顾顺的个子会打中锋位,但依他性格会去打大前锋,他一定喜欢扣篮,卫生队小姑娘天天挂在嘴边的又帅又拽说的就是他。李懂懒得打球,就在小卖部买了水拿了毛巾一边儿等着,打得好就跟着喊两嗓子,不过最好不要一起睡上下铺,嫌他脚臭还话多。

    还有什么能想呢.....李懂认真的思索了一下。这是他在小黑屋待的第一天,胸前存着几块压缩干粮,马甲是水袋,喝水只能靠吸,这是培训狙击手耐心的训练。教官没有提前讲要在这里呆多久,他倒乐得清闲。

    顾顺被关小黑屋的时候在干什么呢,嚼口香糖么,不,要是被发现了会被教官拎出去胖揍一顿。李懂想了想顾顺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样子,在心里笑了笑,又在心里把那些伤一一抹去,想到,还是这样的顾顺帅一点。

    李懂第不知道几次幻想到,如果他和顾顺同在一个普通的部队里就好了。

    结组做搏击组合训练,轮到他倒下的时候,顾顺会伸过手来拉他起来。一起边吐槽炊事班边吃着人家做的饭,一起端着水盆在水槽前搓衣服,一起学外地教官有点好笑的号令声。

    其实也不用一起,李懂想着,要是真的按他的性格发展故事走向,顾顺那样拽的二五八万的人肯定不会关注他这个腼腆又冷漠的小兵,如果真的有什么交集也不会多愉快。只要能看着他就行,偶尔拿来脑补一下丰富平淡的生活,这就很好。

    李懂第不知道几次幻想到,如果他和顾顺同在一个普通的部队里,没有罗星的受伤,没有接下来的紧急任务,没有上级的紧急调令,没有被结成狙击小组,可能真的像他脑补的走向一样,毫无交集。

    不要了,还是不要了,不要和顾顺同在一个普通的部队里了。李懂背着五十公斤重的武器在山头徒手挖坑的时候想到。

    集训就快要结束了。

    集训的临时班长找到李懂说:“教官说了,你的技术和意识都很优秀,只是脑子里杂念太多,以后要多注意专注,明白吗。”

    李懂站着标准的军姿嘴上说着:“明白!”内心腹诽,我哪儿不专注了,脑子里除了训练和顾顺还有什么?我知道我知道,你不就是鸡蛋挑骨头吗,我不怕你啊。

    集训最后的比赛是以演习的方式进行的,李懂各方面完爆其他狙击手,获得本届第一名,从首长手里接过简陋的奖牌,他第不知道几次幻想着,这和顾顺当年拿的奖牌是一样的吧,颁奖的首长是一样的吧,我真厉害啊。

    他就要回到特种部队成为一名狙击手了。

    他想起来临走前他向送行的各位说:“我会回来的。”

    顾顺笑的痞里痞气:“别啊,你是去当主狙击手的,还回来啊,哥干啥去啊。”顾顺带着玩笑话的语气,“总不能还回来给哥干副手吧。”

    那时候李懂就意识到,要能还和顾顺在同一个部队,该是件很奢侈的事吧。

    八个月集训期满,没想到他真的回到了蛟龙突击队。队长杨锐,副队徐宏,机枪手佟莉,以及三位新人,他们一一和李懂互相敬礼握手。

    李懂觉得有点恍惚。

    “顾顺呢。”他低着头小声问队长。

    “他本来就是临时调遣,你回来他就要走了。”杨锐声音里带着无奈,“抬起头来,李懂,从今往后,你就是蛟龙突击队的狙击手。”

    “是。”李懂军姿站的笔挺,吹着久违的海风,第不知道几次幻想到,如果他在一个普通的部队里就好了,如果他和顾顺同在一个普通的部队里就好了。

END.